“公文写作”岂能依靠“搜索引擎”?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19-07-08浏览次数:

  7月3日,贵州省安顺市纪委市监委在其官网发布一则名为“安顺:通报1起起草文件抄袭拼凑形式主义典型问题”的通报:镇宁自治县教育和科技局党政办公室负责人罗建南在起草《党风廉政建设十条规定》过程中,从网上下载其他地方文件后抄袭拼凑,导致在该文件第二段中出现“坚持新时期西藏工作指导方针不动摇”等内容,造成不良影响。纪委决定对罗建南等人给予党内警告处分。(7月7日 澎湃新闻)

  有人说,天下文章一大抄,只是“这个秘书不会抄”而已,假如说他“稍微精心”一点,也不至于被发现。假如说他“把地点换干净了”也就不至于出事了。可是,这样的网上抄袭公文,真的是小问题吗?这不是“不会抄”的问题,背后暴露的是一种可恶的现象。

  今年5月,罗建南因工作不认真负责、起草文件照抄照搬、抄袭拼凑,形式主义严重,受到党内警告处分。镇宁自治县教育和科技局党委副书记、副局长刘忠宁,作为分管领导,工作不严不实,对文件审核把关流于形式,负有主要领导责任,也受到诫勉谈话处理。这起事件的处理可以说是严肃的,然而留给我们的思考远不止这些。在秘书们中间,在网上抄袭公文已经是“公开的秘密”了。

  只不过是,以往的时候“公文也是抄袭”的,却由于不是信息时代,不是网络时代,不容易被发现而已。以往的时候“秘书抄袭公文”多是依靠剪报等形式来完成的,秘书们都有一个“万能的记事本”,会将全国各地报刊上的文章收集起来,需要给领导起草讲话稿的时候,需要给单位写总结报告的时候,就拿出来东拼西凑一番,将“其他地方的名称”换成“自己地方的名称”就万事大吉了。这种习惯已经沿袭很长时间。

  可是,如今则不同了。秘书们的公文抄袭也从“传统时代”进入了“科技时代”。以往是“剪刀加糨糊”如今则变成了“复制加粘贴”。网上抄袭公文成为一种现象。2017年6月,磐石市明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于清波、党办负责人李毅在负责起草《明城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工作规则》时,没有结合本单位工作实际进行调查研究,而是在互联网上下载范本略加修改;2018年4月,江西赣州全南县社迳乡党委委员、副乡长李志明在起草《社迳乡2018年脱贫攻坚工作方案》时,照搬照抄其他乡镇工作方案498888王中王开奖结果只对部分数据和产业名称进行替换。

  网络抄袭公文,不仅是知识产权的侵犯,还是工作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的显现。当工作总结都是抄袭的,当制度规范都是抄袭的时候,还可能做好工作吗?当领导的讲话都是东拼西凑的时候,工作思路如何体现呢?网上抄袭公文,何以成为秘书们“公开的秘密”?